霏霏

⭐️🌙

《知味》衍生

呜呜呜,孩子被@米酒蛋泥 刀傻了,我要自己整点糖吃!


时间是在小远发现季哥后的平行衍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是,他在一个偶然的瞬间,神经质地往门口方向看了一眼——


正对上季杭透过门上玻璃,看向他的冰冷目光。


是真的冷,宛若置身寒潮,全身血液都在瞬间被冻结。


安寄远在原地愣了足有半分钟,等他复苏过来破门而出时,季杭早已走出KTV的正门。远远的,安寄远看见,季杭将手里透明塑料袋顺手扔进转角的垃圾桶内。


安寄远满脑子就一个念头——



追上他,告诉他,我没有不听话,我没有自甘堕落……


安寄远刚满十五岁的身影毫不畏惧的闯荡在路边,司机的咒骂、喇叭的轰鸣、急刹车的尖锐摩擦声乱糟糟的响作一团。


砰——


一声巨响,是重物撞击的声音,紧接着便是蔓延的血色。


惊叫声穿破了八条街,本不算拥挤的街道一下子挤满了人,巡逻警车也被隔绝在车流之外,还好有热心群众报警、送治就医。


季杭听到尖叫回奔到现场的时候,人已经被送走了,只剩下街道上人们的叹惋声。


“诶,十几岁的孩子,可惜了”


“家里大人都干什么吃的,不知道看好孩子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季杭心中剧震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颤抖着嗓音“哪个医院”


红衣服的大姨被突然窜出来的人吓了一跳,愣了两秒才道:“就最近的那个xx医院。”


他当然注意到安寄远追在后面的身影了,可是,他失望的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那个孩子,如果,如果……


季杭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。


正当季杭想飞到医院的时候,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攀上了他的衣袖。


失魂落魄的,“哥”


是的,小孩亲眼见证了那个男孩被撞出去十几米脑浆四溅的场景,被吓傻了。


季杭眼中惊惧未消,一把拉过安寄远,从头看到尾,前前后后确认了好几遍,确认安寄远没有受伤,这才恶狠狠的把安寄远揉进胸腔里,抬起手来就一巴掌打在他身后


“安寄远,你不要命了吗?!”


没有人知道季杭当时扛不住的惊恐、瑟缩、悔恨,骨肉至亲,是比山高比海深的血脉牵扯,所有的温暖与痛楚都来自灵魂深处,他真的,怕极了。


“说过你多少次!不会好好走路吗!”


季杭气不过,又狠狠一巴掌打下去,“你非要等着我去医院给你收尸才好吗?”


安寄远还是呆呆傻傻的,眼眶中的泪水无穷无尽似的,止不住的顺着面颊淌下,漂亮的睫毛也是湿漉漉的,挂着的三两泪珠颤颤巍巍的在阳光下闪着光。


安寄远近乎本能的道歉:“对…对不起”


眼看好奇的视线越来越多,季杭终于意识到,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绝对不是教训孩子的绝佳地点,于是,季杭以毫不轻柔的手法替安寄远擦了眼泪,并以绝对不舒服的力度攥着安寄远的右臂大步拉走了人。



安寄远的意识在进门前就回了笼,因此,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浓烈的酒精味道,以及哥哥身上比酒精味更加难以忽视的怒气,相比而言,自己胃里实实在在叫嚣着的疼痛根本不值一提了。


季杭一进门就吧安寄远拉进了舆洗室,在他腹部按压了几下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,安寄远就趴在台子上吐个没完,只想把胃里的一切都吐出来才好。


季杭把衣服塞安寄远手里,依旧是冷冰冰的季木头语气:“自己收拾干净了去洗澡,要是再让我闻到一丝酒味我让你后悔长了屁股!”


换好的家居服有点宽大,却带着令人安心的味道,安寄远洗完澡,确保自己身上闻不到酒味才敢往客厅蹭。


刺啦一声,空气中炸开了油香,安寄远悄咪咪的咽了咽口水,远远地看着哥哥在厨房忙碌的背影,却是一点儿都不敢往前凑,这般温馨的场景在他的十几年生命中实在太少,每一粒夹着烟火气息的空气分子,每一个在阳光中打着旋的尘埃,都是暖洋洋的让人沉醉,安寄远生怕毁了气氛,一时之间,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
季杭将面端上桌,看到安寄远还在那儿板板正正的傻站着,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。


哦,不对。


本来就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。


季杭抬手叫人:“过来啊,我还能吃了你吗?”


于是,安寄远同学从善如流的走到了桌边,眼巴巴的盯着那一碗颜值并不是很高的清汤面,绿油油的菜叶,圆滚滚的荷包蛋,冷冰冰的季哥哥,安寄远没出息的想哭。


安寄远到底不是没心没肺的小孩儿,不可能见到面就吃个开心,安寄远眨着眼睛,“哥哥还生气吗?”


季杭还是顶着一张别人欠了他八百万的脸:“你看我像不生气的样子吗?”


安小远不敢说话了。


“咕噜噜——”


还没有来得及凝结的空气分子瞬间就被打乱了,安小远视线低垂,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
“那么喜欢喝酒,就该饿着你,让你自生自灭去”,嘴硬心软季木头把人按到椅子上,又向人手里塞了筷子,“赶紧吃。敢剩一根,家法伺候”


怎么可能剩下,尝遍了山珍海味的安家小少爷,把这一碗简简单单的清汤面,连汤带面吃的干干净净,甚至在吃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。


哥,这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生日礼物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想的是,让安小远直接追上季哥的,结果,写着写着突然觉得,让季哥变软一点,还是得有个契机的,就成了这副样子




安歌同人

我本意是想写虐的来着,但是,文笔达不到,大家就随便看看吧
原文来自温柔可爱美丽大方的@米酒蛋泥 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你不知道,什么是家人。”


“谢谢你费力教训我。”


“从今天起,我们两不相欠。”


安寄远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撑着强硬的说出这些话的,他的心,一次一次的被戳了无数个口子,缝缝补补,如今,却是再也没有力气拼凑起来了。心如死灰,竟是这样的感觉。


季杭毫不留情发狠的打下来,安寄远身后破碎不堪,那又能怎么样呢,发炎?感染?随它去吧,安寄远如今已经提不起精神管那么多了。


安寄远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,游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阳光暖洋洋的,三三两两的大人孩子也都可爱的很,可所有的热闹都与他无关。


“安寄远!小心!”一个大一点的男孩子一脸慌张的追上去,狠狠一巴掌拍在小孩儿身后,”谁教你的,走路还三心二意!”


“小远,我走了,你照顾好自己。”


安寄远一把鼻涕一把泪:“哥,我错了,我不哭了,你让我吃完好吗”


“再有下次,你,安寄远,就地免职!”


……


安寄远的脑袋沉重的很,晕晕乎乎的瞬间就闪过无数片段。


他走的跌跌撞撞,毫不在意是否撞到了人,走着走着就流了满脸的泪,哭着哭着又开始断断续续的笑:“哈哈啊呃哈哈哈哈哈,安寄远啊安寄远,你怎么这么傻,巴巴的凑上去,我真替你感到悲哀,他季杭,真的把你当过弟弟吗?”


安寄远闭上眼睛,又是两滴清泪划下,他抬起头,是仰望天空的姿势,半张着嘴深吸了一口气,是不是这样,就不会流泪。


哥,这是我最后一次挨你的打,最后一次叫你“哥”了。


白色的机翼如海鸥的翅膀,缓缓从B市起飞,融入蓝天,穿过云层。


安寄远从来没有想到,这一次告别,竟会隔了生死。


物换星移,安寄远在洛杉矶发展的非常好,离开了季杭,安寄远专心投身于科研,在神经外科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,安寄远,这个来自神奇的东方国度的男人,五年时间中,接连取得重大突破,享誉盛名。


而他再一次接到国内电话时,传出来的却是颜庭安十分低沉的、压抑着悲伤的声音:“小远,如果你还想见你哥最后一面的话,就回来吧,可能还有机会赶得上”。


安寄远脑袋里惊雷乍起,轰隆隆的乱响,庭安哥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,他瞬间崩溃,不停的自言自语:“不可能的,怎么会这样,一定还有办法的……”


安寄远泣不成声,胸腔里像是被巨大的岩石挤压着,呼吸都喘不上气,哆嗦着手订了最早的飞机票,拿了证件一路狂飙到机场。


颜庭安的声音一遍遍的在脑袋里回响:当年的那场手术并没有根治,半年前便有了反复的迹象,你哥看到了你的荣誉,夸你做的好,他不想影响你的生活,不让我们告诉你。现如今,怕是真的熬不过去了。


路上,安寄远的脑袋一直嗡嗡的响,他想起来许多事:想起来还在病床上的哥哥温柔的替自己擦眼泪;想起来在雪地里,哥哥搓热了手替自己捂脚;想起来刚到神外轮转时的自己,跟在哥哥身后,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……


飞机刚降落到B市的时候,安寄远突然觉得心口疼痛难忍,慌乱的厉害,安寄远按压住胸口,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颤动,他丝毫不敢多想,只希望自己能快些,再快些。


可是命运总爱捉弄人,时间最是无情物,安寄远终究还是来晚了,他大喊着“哥”冲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季杭已经再也听不到了。


曾经那个拿着藤条虎虎生风、那个清冷孤傲享有无数赞誉的季杭,此刻面白如纸,瘦弱不堪,正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,身上还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,象征着死亡的“滴--”刺耳极了,心电图上的直线刺的安寄远眼睛生疼。


乔硕早就在一旁哭的不能自已了,颜庭安的眼眶也是通红通红的。


安寄远一进来,什么也顾不得,一把推开床边的两人,季杭的手还保留着人体尚未褪去的余温,安寄远跪在地上,死死攥了上去,生怕连这点儿余温都没了。


安寄远的哭腔十分明显,声音却是恶狠狠的:


“安寄杭!你凭什么这么狠心!你凭什么剥夺我知情的权利!为什么不告诉我,谁,谁允许你走的!”


“你不是夸我了吗,我还没亲耳听到呢,你起来夸我啊!”


“哥,对不起,是小远错了,我不该伤你的心,不该轻易逃出国,不该说什么两不相欠,你醒过来,只要你醒过来,怎么打我骂我,小远都愿意。”


“你回来吧,哥--”


“哥-,你回来啊--”


安寄远的声音由悲愤到哀伤到绝望,说到最后,竟是声声泣血。


季杭入葬的那天,安寄远在墓前跪了整整一夜,任谁劝都不离开。


第二天早上,安寄远就办了手续,放弃了国外优渥的工作条件,回到了B大附属医院,心甘情愿的当一个神外主任,带了一批又一批学生。


哥,小远再也吃不到你亲手做的清汤面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有很多逻辑不通and我犹豫要不要写的地方,就比如,季杭都那样了,我觉得颜庭安不可能到了病危才告诉小远,比如,就算小远去了国外,真的能一点儿季杭的消息都没有吗?我也在犹豫要不要写安笙,季杭下葬时,要不要写他的病人千里送行什么的,最终还是都没有写,就算死,我也想让季哥高贵又骄傲,不要同情,不要悲伤。

这只鸽子确实很智能,输入温客行和周子舒,四季山庄和青崖山都出来了!

“其实说到底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周子舒和温客行本就是同类人”

“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情愫从何而来,只是大家都默认了彼此之间的关系”


这只鸽子太会了,表扬一下!


虽然ooc有点严重,但是有点上瘾,一言以蔽之:文笔尚可,逻辑不通(我发现这只鸽子尤其喜欢恋爱和kiss)









长评•给季哥
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季哥的小迷妹,第一次正正经经写的长评,当然要给季哥啦!好久之前就想写长评了,只不过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儿拖住了步伐,端午比较闲适,就动笔了(PS:我对季哥的滤镜可能有点厚,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信达雅一个不沾边,海涵海涵~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好久以前我就说过,我对季哥就像是追星一样的感情,虽然自己也会吐槽季哥,但是在他被吐槽的时候,即使可能确实少点儿理由,我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他身后。我很幸运并且很开心能够遇上季哥,我欣赏着他骨子里的强硬,也心疼他强木易折,他站在那里,便是清风明月入怀,俯仰无愧天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,只不过, 季哥的为人处世有着自己的坚持与态度,他的风骨、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圆滑,所以,每次看到季哥弯腰低头,我都特别心疼,为了小远给门卫递烟赔笑脸,在安父的指责之下吞了自己的委屈恭恭敬敬“您教训的是”,又或者是为了小硕子和整个医院的前程,不得不收起锋芒,被跟随,被监视。他不在意职称评定,看不上流言蜚语,这样清高的性子,才更让我替他难过,替他委屈。
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季杭并不完美,他冷硬的不近人情,大家长一样的担当了一切,甚至是不给小远知情的权利,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对弟弟,对徒弟的爱护,为小远做训练计划,小远离家出走时,季哥因为超速扣了一年的分,在小硕子小心翼翼自怨自艾的时候,季杭强势的一顿打给了他最大的安全感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在外婆、余甜甜的事情接踵而至的时候,作为一个兄长,他要主动去缓解和小远的关系,作为一个老师,他又要去笑着抚慰小硕子的情绪,这种时候,季哥所承担的压力又有谁能懂。当好多人都期待着颜大师兄来救场的时候,其实,我并不太愿意颜庭安干涉,因为,我一直相信季杭有解决事情的能力,我也相信他会这些事情中获得成长,我坚信着他会更优秀,更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季哥的爱护太深沉了,就是那种“我对你好,你没必要知道”的性格,诚然,感情也是需要表达的,诚然,季杭这样的木头是不会表达的,小远看到的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:“你不够优秀”的哥哥,读者们也都疯狂表示“让季哥哥宠宠小远吧”(明晃晃的暗示👈)。我也期待着季杭的进步,我想,这段兄弟感情,一定会走向他们最自然、最美好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觉得,季杭真的并没有像表面上这么冷,他的性格还是很有多变的潜力的。


可可爱爱的狐狸样:“你闻一闻,就等于吃了一顿分子料理”


带着点小骄傲自然而然的指使师兄:“对了师兄,厨房的水该开了,小米洗过了,师兄帮我放下去吧。”


漫不经心的强势:“只不过,让我多跑一趟,你总要付出点什么代价的”“你叫王洪?名字挺好记的”


炸毛的猫咪一样的:“每天都有看!”


落寞的让人心疼的:“可能……可能,你就不会那么恨我”


会照顾聪明而又敏感的小硕子

会下意识的想给小远系鞋带

会在师兄的面前理所当然的放松情绪

有颜值有能力有态度的季哥哥,谁不爱呢~


季哥,加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,当然是表白蛋泥小姐姐啦,感谢蛋泥带给我们这么好的故事,遇上安歌,是我们幸运鸭❤️

@米酒蛋泥